W'ing

可乐加冰「圆汉」上

*本小学鸡又来了 短篇 甜度适中

最近迷上圆汉了 HE 题目瞎取的

☁️

01

那天全圆佑照例翻墙去上网。已经夏日,天气格外凉爽。靠着围墙旁边的杂物,跃上两米多高的围墙,轻车熟路。刚坐稳,一个穿着同校校服的男孩子匆匆走过,目光却停留在全圆佑身上。

好奇的眼神。令全圆佑莫名其妙的难堪。

全圆佑没有理会,自顾自摸索着落脚的缝隙,然后脚下一滑。“我靠......”

如同千万米高空中急速下坠的陨石落地一般,却没有惊世骇俗的动静,只有清脆的骨折声和钻心的痛。那人赶紧走了过来扶着全圆佑。

“同学,你没事吧。”

刻苦的疼痛镇静着神经,眼里充满了杀气腾腾的愤怒。“不是我说你......”可话还没说完,抬起头与眼前的那个人四目相对,两秒钟不到,眼中的杀气就化成了泡影。

“好...好好看。”不得不承认,看到他的第一反应,惦记的并不是游戏里不能按时完成的任务。突然回过神,又再次和他对视。“你...你盯着我看干嘛。”

“对......对不起。”

他跌跌撞撞的搀扶着全圆佑回学校。一条平时几步就到头的小路那天却走了五分钟。平白无故陡增的一段经历,还有两人间一个侧脸的距离。他一边走就一边说对不起,全圆佑则是一路无话,感受着令人龇牙咧嘴的疼痛。

“我叫尹净汉”

“............”

“全圆佑。”

02

这样尴尬的邂逅,以至于后来偶然与尹净汉在学校相遇,见到他略带歉意的目光和傻气的笑,还会情不自禁想起那天尴尬的场景。

受伤后全圆佑休了一个月假。回学校时因为石膏的缘故仍不能骑车,于是每天坐公交车上学。也是自那以后,开始频繁的遇见尹净汉。后来才知道原来两人乘车的路线几近重合。

渐渐的全圆佑和尹净汉会想熟人一样互相问好。等车的间隙,四下无人的时候也会聊天。

“你是比我低一年级的吧,我是学长哦。”

“啊,想不到呢........”

“你身上总有一股好闻的薰衣草味啊”

“哦.....家里洗衣粉好像是薰衣草味的”

“你喜欢什么?”

“可乐加冰”

“和你聊天好无聊啊!”

“................”

是这样慢慢的熟络的。

后来和尹净汉一起坐车回家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每天放学都会在站台等对方。在全圆佑匆匆赶来后听尹净汉懒散的抱怨一句 “你好慢啊。”

怎么说起都是一段值得缅怀的记忆。

03

不知不觉,奇怪的想法总是如期不断的出现在全圆佑的脑海里,脑中老是闪过对尹净汉的想念,和尹净汉说毫无意义的玩笑话也像拼图一样一一核对。没办法见面的时候也盯着手机不敢放松,等着尹净汉的联系还有在体育课上偷看尹净汉的笑容也一天一天变成了日常。

“好想见到他啊。”

04

“欸你看看啊...大哥大哥大哥快救我...上啊你站那干嘛...我救不了你了...我靠你干嘛啊....大哥大哥大哥大哥大哥啊啊啊啊啊啊啊*#&……” 键盘的敲击声和吼叫声越来越大。

输了................

“全圆佑你想什么啊”坐在全圆佑旁边的是崔胜澈,是全圆佑结识的死党,也是“战友”,虽然关系不是最铁,但却是处的来的朋友,已经够铁了。同一学校比自己高一个年级,长的很帅迷妹很多,还有其实和尹净汉同一个班。

“刚刚有点分神对不起……”

“ ???……打游戏都分神,不像你啊。”

刚说完,放在一旁的手机亮了一下,全圆佑赶紧抢过手机,专注的看着手机上的内容,还时不时傻笑。

这时候,崔胜澈好奇的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全圆佑的背后,聊天记录看的一清二楚。 “哇你这个人,不会是谈恋爱了吧,疯的吗你真的一点都不会聊天,泡妹子也不是这样泡的啊………………这个……不是尹净汉吗?”

听到尹净汉的名字全圆佑马上站了以来四处环望,旁边的崔胜澈快要笑到从椅子上倒下去了,全圆佑一秒察觉,黑着脸对崔胜澈说“你瞎吼什么……”

“呀,反射弧一点也不长啊。”

“别笑了。”

“对不起你太好笑了,我是好奇你多久没谈过恋爱了。”

“你以为像你那样不谈恋爱会死。等等……我我……我没有谈恋爱好吗…………”

“想不到啊你还玩暗恋”

“……你不用管那么多。”

05

后来是在一个很平常的周末,这样一个平常假期的午后,全圆佑在电脑前与游戏进行最后的厮杀。电话又响了,是崔胜澈打来的。“有话快说我打游戏没空。”

“尹净汉出事了!”

“什么?在哪?”

夺门而出。

全圆佑焦急的寻找着尹净汉。终于在学校附近的篮球
场,找到了尹净汉。

“……圆佑?”

不知道为什么,身体也不听使唤的,全圆佑冲上去就是抱紧了尹净汉。晃神一下,全圆佑赶紧松开了手,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

“你没事吧。”

“我当然没事啊......你,要不要喝点什么?”为了缓解尴尬,尹净汉这样问了问全圆佑。

“.........可乐加冰”

06

全圆佑拿出手机,看到了崔胜澈10分钟前给他发的消息。“好,我又被耍了。”

“对不起啊,可乐加冰没有了,只有冰淇淋了。”

全圆佑犹豫了一会,接过了尹净汉手里的冰淇淋。老实说,全圆佑并不喜欢冰淇淋,黏黏的又容易化,而且还是甜腻了的巧克力味,比起可乐真的差太多了。

“你不吃吗?快融化了啊……还是说你不喜欢……”

“没有没有。”

没办法,全圆佑只好硬着头皮咬了一口。

“果然,很不好吃啊……”

可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尹净汉手上的草莓味,好像很好吃。偶尔小心翼翼的用余光瞄了几眼尹净汉的侧脸。他真的是天使啊。

“那个……你……过来。”

“啊?”

黄昏的夕阳分外红,血晕一般一圈圈侵染了整片天空。
像电影惬意的场景一般,全圆佑一点点靠近了尹净汉,尹净汉也用温柔的眼神注视着他。能感受到尹净汉浑身散发的甜美气息,再慢慢靠近的全圆佑最后呼吸落在了尹净汉嘴边,残留在嘴角边的一点点草莓冰淇淋也被悄悄夺走。

“草莓味的……比较好吃。”

07

“……疯了吧”全圆佑想起了那个吻。

“关系变尴尬了怎么办……”

“我很奇怪吧……”

“要不要说晚安啊……”

焦急得自言自语,骗自己没一点心动。

“我真的喜欢上尹净汉了。”

像童话 主角 热炽

现在有空吗「知汉」

◆知汉当然是HE啦,其实是个没头没尾的HE啦..

◆中间的一些对话画面自行脑补吧我写的不是很传神hhh大概是极为简短(我认为)的校园爱情故事吧?_?

-

“你现在有空吗?”

尹净汉经常喜欢这样问,每次一聊开,便以令自己都惊讶的状态滔滔不绝说起来。洪知秀总是有一段时间不知道想什么,看起来仿佛一直在眺望远方,几乎让人怀疑他是否在听,但是会很快意识到尹净汉在和他说话,所以赶紧回过神来很温柔的直盯着他,征求意见的时候也会点点头,会很绅士的带着笑容回答,虽然回答得有点生硬。

尹净汉认识洪知秀的时候大概是因为在同一个班级,还有同一个社团,洪知秀喜欢音乐喜欢弹吉他,尹净汉也很喜欢啊。洪知秀是转学生,那一天平日仰望的天空也变得如此的不同,与洪知秀初次相见的那天,见到洪知秀的第一眼,尹净汉就像电影里边演的剧情一样喜欢上他,事实上从他开始弹吉他的指尖,那时候就认定,不管是见色起意也好,一见钟情也罢,洪知秀就是那个令他怦然心动的人啊。

每次谈论起来两个人是怎么亲近起来的双方都会觉得神奇,尹净汉本来就是很活泼又很会交朋友的人,洪知秀第一天转来的时候,老师把洪知秀编到坐在了尹净汉的后面,两人是前后桌关系呢,洪知秀是很认真学习的人,因为是从外国来的朋友,所以课间时间也在很认真的学习韩语,尹净汉永远不会放过一个新转来的同学,无论是上课还是课间,一有时间就老是翻回头找洪知秀唠嗑,尹净汉也经常帮助洪知秀学习韩语,久而久之两人就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一开始的洪知秀还是非常的安静,也有点认生,给人的感觉就是很乖很温柔的男生,和尹净汉相处久了,两人经常开着幼稚的玩笑,渐渐的都被尹净汉带偏了,因为洪知秀也叫Joshua,所以开玩笑的时候尹净汉给洪知秀起了一个名字,每天“Joshuji Joshuji”的喊着他。有一次还因为上课传纸条传的太欢被老师纠个正着,两人在教室的走廊罚站的两节课。到最后放学两人还得被罚留下来打扫教室,然后尹净汉就会开始对洪知秀念叨。

“都是因为Joshuji你啊!传就传你为什么笑出声!”

“明明是你先传的!本来好好的来着,你的笑话就很好笑啊能怎样!只能怪你”

“是你笑点太低了好吗!”尹净汉紧接着说了一个冷笑话,洪知秀又是大笑了起来“说了吧!是你笑点低”

「是啊,笑点低也是因为你啊」

他们总是这样,因为顺路两个人一起回家,一路上也是不停的打打闹闹,日常也是互相开玩笑互相生气最后又互相和好然后继续开玩笑。两人就好比竹马,两小无猜的,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总表现得很默契很懂对方,也很照顾对方。别人怎么看不知道,但他们心底总是明白只是不说,这大概就是喜欢吧。

「你现在有空吗」周末时间,尹净汉总会在星期天给洪知秀打个电话,有时候是聊点琐事,像是吐槽一下学校的一些事啊,或者聊一下社团的一些活动,也会聊聊回家路上的街角小巷新开的蛋糕店之类的。

「不好意思啊JeongJeong,没有空呢」事实上他们两个很少出去玩,只有在上学时间才见面,洪知秀周末会很忙的写着功课,也很努力的练习吉他,毕竟音乐就是他的生命。

「喔,那好吧」每次都被拒绝的尹净汉也还是很失望的挂了电话,其实他已经来到了洪知秀家的楼下,抬头仰望了一下今天的天空,天气是那样的好,周末的最后一天可不想就这样过了啊,他想着,最后振作起来,鼓起勇气再次按下了洪知秀的号码,又给洪知秀打了电话。

「内,有什么事」洪知秀即使再忙,也会接他的电话。

「嗯...今天天气那么好!我们去骑车吧!」

「说了不行啦,我还有功课没做完,对了社团不是很快又要演出了吗,还要练吉他啊。抱歉啦」

「求求你了就一天!我都在你家的楼下了,总不能让我白跑一趟吧...怪累的。」

洪知秀貌似听出了尹净汉的哀求,叹了一口气说「好吧好吧,真拿你没办法。」

两人穿着同样的纯白衬衣,天气是真的很好,风吹的是那样的惬意,洪知秀并没有因为尹净汉打乱了他的作息时间而感到无奈,相比起尹净汉好像他更开心,两人骑着车有说有笑的在宽敞的道路上狂奔,最后黄昏之际,尹净汉说要比赛,比谁先骑过对面那条线,输的人就请吃冰淇淋。

尹净汉就是挖坑自己跳吧,虽然运动神经很好,可是体力却比不上洪知秀,最后显然是洪知秀赢了。

「呐,给你」

洪知秀接过了尹净汉递给他的冰淇淋。
「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今天真是托了你的福啦净汉。」

「所以说啊,还好你没拒绝我,不然你就要错过这一天了。」尹净汉回过头来想了想,突然又靠近洪知秀,眼睛直瞪着他说「你平时和我在一起的时候难道不是最开心的吗?」

「噗。」洪知秀笑了笑,用手抹了抹尹净汉残留在嘴角边的冰淇淋说「你是傻子吗。」

因为距离太近,尹净汉眼睛一时不知道往哪放,急忙站了起来,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你等等我啊」洪知秀也急忙的跟了上去。

第二天回到学校,两人也像平时一样的在一起。
「啧,又是这些无聊的东西。」尹净汉从抽屉里拿出一打打的情书,这家伙总是这样,人气很高可是却对那些女生从来不感冒,于是送来的情书都不会看,有时候甚至直接拒绝收。而洪知秀却不一样,两个人在社团活动,积累的人气是一样的,他总是会把情书一封封的打开看过以后又小心翼翼的放回去。

「晕,你用得着那么麻烦吗?直接不要看好了。」洪知秀的这些一举一动尹净汉都注意着。

「多可惜啊,这些好歹也是人家的一份心意啊。」

下课后,尹净汉和洪知秀还是像往常一样一起走出校门,没想到半路被某班的女同学给拦住了,是来给洪知秀表白的,尹净汉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很识相的避开了并站在了一边。

“Joshua啊!!我喜欢你”

在一旁的尹净汉时不时的瞟了他们几眼,可是听不清他们的对话,只是听清了那句我喜欢你,过了不久后洪知秀朝尹净汉走来「走吧。」

-路上

「怎么。你拒绝人家了吗。」

「对啊。」

「话说你和她说了什么,她好像很伤心欸。」

「没说什么,被拒绝了当然伤心啊,不然还得开心吗。」

「也是。」尹净汉明显是有点吃醋了,最后两人都沉默的走着,谁都没有说话,都在想自己的东西,洪知秀也觉得实在奇怪,尹净汉头一次那么安静。

到了情人节这一天,社团活动结束后,尹净汉和洪知秀往往是最后一个离开学校的,在夕阳即将落下的教室里,尹净汉给洪知秀送了巧克力,还开玩笑的说着今天就是他和Joshuji的节日,可是洪知秀却没有把这个当成是玩笑。

他们又开始在课堂上传小纸条了。

「净汉啊,你上次不是问我,我和那个女生说了什么吗。」

「对啊,我问你你还说没什么来着。」

「我说了,我喜欢你。」

「啊?你说了你喜欢她?」尹净汉马上翻回头,看了眼洪知秀,因为动作太大,老师朝这边看了一眼,他又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翻过头来,转着手中的笔。

过了不久洪知秀戳了戳尹净汉的背,把小纸条递给了他。「不是,我说了我喜欢你,尹净汉。」

尹净汉打开纸条,看到了这句话后,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就像是第一天看到洪知秀那样,他知道自己也喜欢洪知秀,却不敢开口,所以一直隐藏着自己的情感,终于他想要这下一次的说清楚了,可是离放学时间还有五分钟,这五分钟此时对他来说是那么的长久,他等不及了,突然从座位上起身,抓住洪知秀的手,就往教室外跑。

他们跑到了操场上,两个人都大口的喘着气。

「你刚刚...你刚刚,没有在开玩笑对吧。」

洪知秀是累的说不出什么话来了,一直在调整气息。

「呀!我说,你刚刚没有在开玩笑吧」尹净汉开始大喊。

「没....没有」洪知秀看着他。

「那你现在有空吗」尹净汉又开始问。

「有啊干嘛」

「那我们在一起吧,就是现在。」

那句珍藏在心里的话依旧未曾改变啊。



明知多登对「俊刷」

又是一年樱花季,一片花瓣轻轻的飘落在文俊辉的肩头 淡淡的飘香又再次拂过鼻尖,不变的香气风景和春风,不同的只有你不在这里。

两年前
街角的小巷拐角处的咖啡厅,凌晨五点安静得就如一座没落的空城,文俊辉是这间咖啡厅的员工,假期就会来咖啡厅打工是他一向的惯例,咖啡厅的老板也是熟人,这几天有事所以交给了文俊辉管,大概是喜欢这个地方吧,因为开在小巷子里,客人不多也不少,况且本来也很安静,可是直到那一天洪知秀的到来。

“叮铃 叮铃”少年背着吉他推门而入,文俊辉有点困惑,今天是第一次,那么早也有人来。
“是第一位呢,这位先生要喝点什么呢?”

“早安,一杯Americano,谢谢。”点完咖啡的他坐在了靠窗较近的位置,过了几分钟后,他突然开口问“不好意思,不知是否方便,我可以在这弹一下吉他吗?”

文俊辉想着还早也没啥客人,觉得不会有什么影响,便说“嗯,你随意。”

“好——谢谢”洪知秀很有礼貌的对文俊辉点了点头,眼睛含笑,桃花眼像月牙一样下弯。“Sunday morning rain is falling”他拨弄着吉他,开口一唱歌,声音和说话一样温柔,是典型的蜜嗓啊。文俊辉正准备给他送上咖啡,却被洪知秀迷住了,感觉脑子里装满了沸腾的热水壶,从心脏里倾泻出的血液也滚烫无比,他趴在前台看着洪知秀。

洪知秀渐渐也发现有视线在注视着他,于是停了下来,看向了前台的方向,眼神教汇的瞬间,文俊辉才意识到自己的不妥,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向洪知秀走去。

“先生,你的咖啡。”

自那以后,洪知秀也成了这间咖啡厅的常客,两人总是遇见碰面,在阳光收敛的清晨,在便利店蜷缩的下坡路,在吸入半杯咖啡前,文俊辉每次都会说“又碰见啦 咖啡好喝吗 最近怎么样”一开始只是早上来才让他在这弹吉他,久而不久他们两个就这样成为了朋友,所以文俊辉就允许洪知秀24小时都可以在这里弹吉他或者学习,两个人也一起吃饭一起聊天,洪知秀也会帮文俊辉打理咖啡厅,文俊辉偶尔也唱唱歌,洪知秀总会给他弹吉他伴奏。

可也是自那以后,也有很多人迷上了这里,不对,是迷上了洪知秀。每天中午下午,放学的路过的女学生或是来到咖啡厅的女性都变多了,无论是外貌还是声音,洪知秀就拥有了一大群的迷妹。

“shua啊这道题你可以教一下我吗”
“知秀啊!你吉他弹的很好欸,我也想学你可以教我吗?”
“知秀啊,知秀,Joshua啊,shua啊”这些声音每天都在咖啡厅里回荡,原本安静的咖啡厅开始变得嘈杂,导致得洪知秀也无法在这好好弹吉他,有时候甚至会被少女们疯狂的弄得乱七八糟的,于是文俊辉开始早早就关门。

文俊辉不知道怎么的,很是嫉妒,也说不上是嫉妒,就是很不喜欢看着身边形形色色的女人靠近洪知秀,一天一天他回想起第一次遇见洪知秀的那天,控制不住不去想他,虽然这样的想法和意识很危险,但也每天这样乐此不疲。洪知秀也渐渐意识到这种情感的不对劲,但却无法否认,对文俊辉的特殊感情,不管怎么样,好像和文俊辉在一起就是特别的开心。

后来咖啡厅的老板回来了,咖啡厅开始了正常的营业,疯狂的女学生们又开始来纠缠着洪知秀,洪知秀也不好拒绝,文俊辉终于看不下去了,哪一天就迷迷糊糊的牵着洪知秀的手,当着那些女学生的面,说“你们都别和我抢了,他是我的人你们都没机会。”

两人好感适度,每天朝夕相处,好友和伴侣之间是毫米般的差距,后来就顺其自然的走在了一起,他们一起温书逛街听歌看海,在一起就很快乐。

可惜那都是两年前的事,两年前的事,两年前的今天他们也一起去看了樱花,离开前想合一张相,于是叫住了路过的一位阿姨。“一二,咔擦,两个人都那么帅,怎么照都好看啦,看着很登对呢”

“是啊 很登对”

可是这种感情终究还是没有持续很久,从八卦的女学生七嘴八舌的传出去后,再去到咖啡厅的一些客人,也开始传来异样的目光,骚扰洪知秀的并没有停下来,甚至是换了更可怕的方式连同文俊辉一起骚扰,这样的生活最终还是使纯情变为悲剧,纠结中无法开怀,终于有日洪知秀对文俊辉说“我们分手吧”沉溺到没办法流泪,很不舍的也要离开,从那以后洪知秀离开了这座城市,去了美国。文俊辉能理解洪知秀的心情,谁都会不舍,明知多登对,范众憎都得放手,时间就像麻醉的良药,两人开始互相淡忘对方,好友和伴侣之间变成了鸿沟般的距离。

“Hey.好久不见”熟悉的声音叫唤着文俊辉的名字,回头看,是洪知秀,像约好了一样的出现在这个地方,他旁边还有一个女孩,是女朋友吧,如今他和她人恋爱,讲内心的一句,他很快乐,很踏实。

“好久不见”

“樱花开始飘零 勾起晚昔的回忆 他的声音重回此处 看着漫天飞舞的樱花 闭上眼睛 也许会在那一瞬间出现在你心里 不会停留太久”与洪知秀的回忆依旧牵引着他 文俊辉一直不知道 不知为何只有这里至今依然吹拂着如命运飘香的风 温暖的阳光倾泻而下 一旦闭上眼睛又回到了那一天 总有的是他的身影。

明知多登对 再登对也难成爱侣。